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 科普宣传 > 气象知识

1990-2000年我国夏季高温灾害

2013-09-30 15:27:30.0        来源:本站原创   作者:管理员   已有2362人阅读

1994年6-8月罕见炎热天气

1994年夏,我国大部地区出现了1949年以来罕见的炎热天气。6月24日,江南和淮北地区首先出现日最高气温>=35℃的高温天气;至7月11日,高温逐步扩展到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的整个地区,其中江南的许多地方最高气温都曾达到39~40℃;8月2-4日,出现范围最大、强度最强的高温区,川东及鄂西南局地最高气温曾达42℃。

据统计,6-8月日最高气温>=35℃的高温日数,长江中下游、淮河流域、华南北部及四川盆地大部一般有20~45天;浙江、安徽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达45~55天,浙江丽水最多达64天。华北东部、东北大部分地区,因纬度较高,>=35℃的高温日数虽然不多,但对当地来说已属高温天气的>=30℃的高温日数比往年同期明显偏多;如黑龙江省大部有14~25天,辽宁的朝阳62天、沈阳50天、抚顺42天、大连市从7月20至8月6日,连续18天日最高气温一直维持在30℃以上;中国北端的“北极村”漠河7月16日的最高气温创下了38℃的记录。上海市区7月平均气温30.4℃,也创下了历史最高记录。1994年北京市夏季平均气温是1724年以来的271年记录中的第三位高值,是1949年以来的最高值。

在高温酷热期间,农田蒸发量大,降水量很小,又正值农作物大量需水时期,致使旱情持续发展,进入旱情最严重的8月上中旬,全国受旱面积超过1730多万公顷,有2740万人、1660多万头牲畜饮水发生困难。由于防暑抗旱,造成了不少成真水电供应紧张,上海市用水用电量均超历史同期最高记录;山东省7月份共发电48.74亿度,比1993年同期增加12%,创历史最高记录。高温(或闷热)使人感到不适,甚至难忍,工作效率降低,使不少企事业单位正常生产、工作秩序受到影响,甚至被迫停工停产。酷热时心脏病、脑血管病、中暑等疾病发病率增多,山东省反应各大医院收治的中暑病人数和肛道门诊量剧增。

1997年6-8月北方地区高温酷暑

1997年夏季,高温天气主要发生在我国北方。除青藏高原外,全国大部地区出现了35℃以上的高温天气,华北大部、西北东部等地高温日数均在10天以上,部分地区甚至超过30天,山西运城和陕西西安等地达60多天;有“冰城”之称的哈尔滨出现了5天,“避暑胜地”承德出现了8天。

从6月中旬起,北方大部分地区持续晴热少雨,出现异常高温。高温首先发生在华北平原,而后扩展到东北、西北东部及新疆等地,其中以7月21日范围最大,出现高温站点为67个。北方地区高温范围如此之大,为近几十年来所少见。华北、东北、西北东部、黄淮等地夏季持续晴热高温,大部分地区旬平均气温为1949年以来同期最高值。高温期间,高温地区的极端日最高气温普遍达35.0~38.0℃,部分地区超过40℃,如拐子湖为41.9℃、运城为41.2℃。全国430个气象站中出现持续3天以上高温过程的有160个站,其中北方89站。7月高温最长连续日数,西安为11天,北京、石家庄、张家口、济南、郑州等地有7~9天,潍坊达13天。华北平原高温持续时间之长为1949年以来所罕见。

高温加剧土壤水分蒸发和作物的蒸腾作用,加速农业旱情的发展。如河北省7月中旬末统计,全省受旱面积266.7万公顷,重旱面积126.7万公顷,农作物枯死6.3万公顷。高温给人们生活带来诸多不便,影响人类健康,持续高温使北京各大医院就诊人数急增,老年心脑血管疾病及因此死亡的人数有所增加,7月上旬,北京市即有180多名交警中暑;天津市在7月13日有50多名60岁以上老人因高温难耐而死亡,因进食大量冷饮导致肠炎、胃炎、痢疾的患儿数量大增。由于防暑降温和农业抗旱等原因使用电量和用水量猛增,致使北京地区供水量和电网负荷连破历史记录。北京市区日供水量从6月30日的189.14万立方米猛增至7月15的240.1万立方米,比1996年同期净增402万立方米,已达市区供水能力的极限;7月15日全市用电量达467.8万千瓦,比1996年同期增长20%,大大超过历年增长水平。

1999年6-8月华北高温酷热

1999年夏,华北地区高空持续受大陆暖性高压脊控制,天气晴朗,太阳辐射强烈,气温居高不下,出现了异常的持续高温酷热天气。给人们的生活及社会各方面带来诸多影响,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。

华北地区的高温分两个时段,第一段在6月底到7月初,北京出现了连续9天日最高气温在35℃以上的高温天气,是1950-1999年间少见的;天津及河北省的石家庄、保定、张家口等地也都出现连续9天35℃以上的高温天气,也是历史少见。另一段是从7月23日至30日连续8天出现35℃以上的高温天气,亦是历史上少见的。高温期间,日最高气温普遍在35~39℃,冀中地区为38~40℃,部分地区达40~42℃。其中7月24日高温发展到极盛阶段,北京该日最高气温达42.2℃,为新中国城里以来京城夏季高温的极值,也是近百年来夏季高温的次高值。第一时段出现的高温波及京、津、冀、及晋北、辽西等地,第二时段出现的高温范围更为广大,高温先在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西中部出现,以后波及华北大部、黄淮北部和西部、汉水流域及江南北部等地。另外华北各地1999年6-8月日最高气温>=35℃的高温日数均较常年异常偏多,如北京,常年只有6天,1999年则多达21天;避暑山庄承德也出现了14天的高温酷热天气,而常年仅有3天。

持续的高温使干旱加剧,不仅影响大田作物的生长发育,而且影响蔬菜的生长发育。造成蔬菜产量、质量下降,市场供应量减少,并且还加大了蔬菜生产成本和销售成本,导致蔬菜价格上涨。持续高温使用电量不断攀升,例如北京地区6月28日用电量负荷达496.8万千瓦,比高温出现前上升了70万千瓦,并超过了1997年7月14日476.1万千瓦的最高记录;至7月28日用电负荷突破600万千瓦,升至601万千瓦。用电量猛增导致供电设备故障频发,7月下旬一周内就发生各类供电故障1000多起。据北京多家医院反映,在高温期间,中暑就诊病人明显增加,其中儿童医院门诊量高达3000多人;由于空调温度太低、室内外温差太大等原因引起的“空调病”和热伤风患者也明显增加,如120急救中心收治高温引起的合并症患者平均每天就有30多例,且以老年人为主。

2000年6-8月全国大部地区高温酷热

2000年6-8月,我国东北大部,华北东北部地区平均气温比常年同期偏高2~3℃,西北大部、华北中部、黄淮东部、珠江三角洲、长江中下游地区偏高1~2℃。在此期间,我国105°E以东的大部地区及甘肃中部和西部、新疆大部等地先后出现过日最高气温>=35℃的高温天气。

6月上旬,华南东部、江南、华北平原中北部、东北西部及新疆东部等地出现了35~39℃的高温天气。广东连县6月2-8日最高气温均在35℃以上,温度之高、持续时间之长,是常年同期所少见的;揭阳5日最高气温为39.2℃,较历年最高气温还高0.6℃。6月3-4日,福建省大部地区最高气温在35℃以上,其中宁德、福州、龙岩、漳州4市先后有11个县市达38℃以上(闽清39.2℃;福州38.7℃,为1920年以来同期最高),大部地区最高气温创40年来同期最高纪录。6月中旬,华北东部、东北西部及陕西关中、南疆等地也出现了35~39℃的高温天气,其中北京13日最高气温为39.3℃、辽宁朝阳19日为40.0℃。6月下旬,华南、河北平原、松嫩平原及陕西中部和新疆等地最高气温达35~38℃;往年正处梅雨季节的江南不少地区也一反常态,出现少雨高温天气,如浙江杭州市6月25-29日连续5天最高气温均在35℃以上,其中26日达36.6℃。为历年同期所罕见。

7月,我国大部地区又先后出现2~3次35~40℃的高温天气过程。其中,有“火洲”之称的新疆吐鲁番7月1-24日中有21天的最高气温在37℃以上(共有13天灾41℃以上,7月11日达47.7℃)。地处长白山区的吉林省集安4-10日连续7天最高气温>=36.4℃。历来以凉夏著称的“避暑山庄”所在地河北承德市,7月1-26日中有15天最高气温>=35℃,其中12-14日连续3天超过40℃,14日最高达43.3℃,为建站以来的最高值;占河北省一半以上区域的中南部7月1日最高气温均达40℃以上,保定和石家庄两市大部、廊坊大部、邢台北部有27个县市最高气温超过41℃(满城县高达42.2℃),有21站最高气温超过1961年以来的极值。另外,辽宁朝阳市7月14日最高气温达43.3℃,黑龙江省富锦市7月10日最高气温43.7℃(比该站历史上最高气温38.8℃高出4.9℃),均为近几十年来的最高记录。甘肃兰州市7月20-26日最高气温>=37℃,其中24日最高气温为39.8℃,创下自1932年有气象资料以来的历史最高记录。三大“火炉”的武汉市,7月11-31日的21天中有19天最高气温>=35℃,其中16日最高气温达39.3℃,而且月内日最低气温有5次超过30℃,28日最低气温达31.4℃,为该市有气象记录百年以来的最高值。重庆市万州区7月17-28日连续12天最高气温>=35.9℃,其中27日达39.8℃。

8月高温强度减弱,范围缩小,日数减少,上旬中后期至中旬初,长江中下游地区及新疆等地出现35~38℃的高温天气,吐鲁番9日最高气温达44.8℃。上旬末至中旬前期,华南西部一带出现35~37℃的高温天气,广东连县11日最高达38.7℃。中旬后期至下旬的高温区主要位于华南地区,最高气温一般为35~36℃,广西龙州24日最高气温为37.4℃。

2000年夏季的高温日数,在华北东部及内蒙古北部和西部、山西南部、辽宁西部、长江中下游和华南两地大部、重庆的部分地区、贵州东南部、河北东北部、北京、山西运城地区、内蒙古西部、浙江大部、安徽中南部、江西大部、湖北东南部、广东中北部、广西大部、湖南东南部、南疆东部等地在20天以上。与常年同期相比,华北大部、西北东部、东北中部和西南部、华南大部、武汉至芜湖的长江沿江地区和浙江东部等地偏多3~10天,其中京津地区、河北东部、辽宁西部、广西中部、广东中东部等地偏多10天以上。

酷热天气给工农业生产和人们日常生活带来很大影响。由于水分蒸发加剧,加快了旱情的发展,使全国最大受旱面积一度达到2000多万公顷,为近几年来同期的最大值。7月上旬全国仍有860万公顷农作物受旱,960万人发生饮水困难;7月中旬旱象又有发展,受旱面积达1400多万公顷,其中黑龙江、吉林两声受旱农田达600万公顷,松花江、嫩江、乌苏里江及辽河等出现严重枯水位。一些地区作物高温逼熟或枯萎死苗。高温酷热天气导致水电供需矛盾突出。广东6月上旬各地用电量频频创下历史记录,6月5日除韶关外,其余地级市全部限电,一些停机多年的小电厂也被重亲启用救急。广州市区一些线路出现跳闸,致使部分地区停电;最大日用水量达到357.5万立方米,打破历史同期最高记录。北京6月13日电力负荷升至563.7万千瓦;7月12日全市用电负荷又创新高,达到648.3万千瓦,一些供电设施尚未完全到位的老城区掉闸断电时有发生;进入7月以后,市区日平均供水量已达214万立方米,比6月份日均供水量增加6万立方米,截止7月12日,市区供水量突破230万立方米。伴随7月中下旬凉席高温热浪,湖北武汉市用电用水量连破记录,17日21时出现历史最高供电负荷269.3万千瓦,日用水量达238万吨;26日用电量272万千瓦,日用水量达242.99万吨。湖南省7月15日电网最大用电负荷突破500万千瓦,日用电量达1.0158亿千瓦时,创1949年以来该省最高记录。辽宁生夏季用电量比1999年同期增长22.12%。江西省一些城镇也曾出现供电、供水不足的现象。

由于持续高温少雨,天干物燥,内蒙古东北部和黑龙江北部林区火险等级高,局部发生森林火灾。用电火灾明显增多,沈阳市7月上旬共发生电气火灾38起;武汉市双虎涂料集团仓库7月10日发生火灾,过火面积1000平方米。早高温影响期间,许多城市各大医院收治因酷热、空调温度过低而造成户外中暑和感冒发烧病人急剧增加,一些儿童因喝冷水、冷饮过多及饮食不卫生等引起食欲不振、胃肠型感冒、肚痛、腹泻,中老年患者因高温闷热而诱发心脑血管疾病等。6月上旬广州市各大医院急诊科收治病人比平时增加2成以上。武汉市,武警医院仅7月16日就收治30名中暑病人;市儿童医院日门诊量达2200~2600人,较非炎热季节增加15%~20%;7月24日市急救中心120急救车出车达48次。

 

关闭

地址:台州市路桥区卖芝桥西路35号   电话:0576-82522121

版权所有 © 路桥区气象局   制作维护:北京双顺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